admin 发表于 2014-8-18 13:03:02

【传媒故事】王歪 : 一个媒体人的自媒体试验

http://mmbiz.qpic.cn/mmbiz/XHSc4wTEjfjh6SpvoeOXGm1s0BM1Mhsx2icT1sG4TxCvzU0avlo8AwZia2ibqP7hGlRq2adbbTOj6B9zPmwRA2iajA/0


http://mmbiz.qpic.cn/mmbiz/uKF2k6f4ickzKbTBCuK7aN3D7rAfeklxcFyLyugu3kXXTdvEkjTDvr1Cze9klibdfFsRwTNzQjJ4Zia8tY23aZoVQ/640


去年是国内都市报从业人员最为焦虑的一年,智能手机普及后,读者的阅读习惯迅速改变,报纸订户下滑很快,广告投放也下降得厉害。很多媒体圈同行开始思考报纸转型和职业转型问题,有的报社甚至出现一个部门全部辞职的情况,都跳到了网站和APP新媒体。



9月底,我给《华商报》递交了辞呈,此前,我已经在这家报社供职7年,做到资深记者的岗位。如果再加上我在另外一家报社的两年,已经当了9年记者。



之所以选择离开报社,在西安这个还算安逸的城市放弃一份还比较舒服的月薪,是因为老东家作为一家传媒集团,转型太慢,我等不及了,辞职出来,自己摸索向新媒体的转型。去年11月记者节的时候,我写了篇《我为什么离开华商报》,在微信和国内媒体圈疯狂流传,或许是触到大家的痛处。



辞职后,我没有选择跳槽到网络媒体,也没有跳到北京或者深圳的“硅谷”,而是自己办了一个高考艺考的小培训班。



我想通过培训班挣来的钱,投入到我自己的“自媒体”研发上,自给自足,尝试完成一个传统媒体人向新媒体的转型之路。



离开《华商报》并不是我厌倦新闻行业了,相反,我依然热爱这个行业,但我要探索新的传播方式。



传统、陈旧的言辞,一成不变的报道模式和传播方式,已经难以激发起的我兴趣,我喜欢新鲜事物。当我发现我对各类报道题材已经驾轻就熟,甚至发现我做的更多的是重复性劳动时,开始觉得无趣。



而智能客户端、微信公众号、微网站、甚至手游,对新闻的呈现方式会有更多可能性,甚至可以做到很牛逼、很有想象力。一场传播革命开启,我为什么不走出去试试?



离开报社后,我跟北京一些移动网络从业者聊,学习他们的技术构架,端直从一个文艺男变成IT男。



说实在的,在传统媒体从业多年,我懂得怎样采访、写稿,但不懂技术。刚开始时,想要听懂那些IT术语很吃力,必须从零学起。在新技术革命开启时,你会发现,你如果不懂得一些基础性的技术,你就难以展开想象力,不知道怎样建立更简单有效、黏合度高的“连接”方式、互动方式。


考察一圈后,我决定先从一个微信公众号做起



去年9月底从报社辞职,11月,我的高考艺考培训班正式开张,我主要带播音、编导专业的高考艺考培训,几个在高中任教的同学跟我推荐来几十个学生。同学们信任我能把孩子们教好。还好,这些孩子也都很争气,在专业统考中,七八个孩子考进全省前100名,还有一个孩子考到中央戏剧学院的导演专业。



这个小作坊式的培训班保证了我离开报社后的日常收入,也让我能够腾出手来,运作公众号。



最开始,我搞了一个公众号【夜读西安】、一个【西安微电影】,运作几天后发现很困难,主要问题是缺少原创稿件,西安闭塞,没有风投进入,就没有充足的资金组建采编队伍。这两个公众号推送了一两周就停止推送,不再更新。



其实在搞这个两个公众号之前,我的设想就遭到北京一个朋友的拼命反对。这个朋友在互联网行业从业多年,那天深夜在北京,他跟他女友开辆宝马前往《京华时报》旁边、一个剧组扎堆的地方找我,规劝我半天。



朋友说:“【夜读西安】、【西安微电影】属于媒体类的公众号,没有上百万的投资很难做大。你如果从零开始,必须放下你的媒体情结,还不如安心搞一个生活服务类的公众号,对阅读受众的生活有实打实的帮助,这样才方便你推广、盈利。”



我比较倔强,试错之后才知道朋友说的很对。



在西安区域性的公众号里,生活服务类公众号做的比较好,特别是一些外卖类的公众号。此外,饭店、商场类的公众号,订阅量增长也比较快。只要有门店,在门口贴个二维码,扫描、关注后提供打折服务,订阅量就蹭蹭蹭上去了,甚至可以做到每天一两千个订阅量的增长。



但他们最大的问题是跟受众的黏合度低,很多顾客享受完打折服务,出了门就取消关注。



一个以校友为“连接”点、进行内容传播的公众号



今年过完春节后,跟杨素秋、朱妮娅、巩亚男几个同学聚会,我突然想,搞个校友之间的公众号吧,大家都可以在上面发发文章什么的,当成一个内部交流的小平台。



我们这群人在师大的历届毕业生里比较特殊,上学时就玩得比较疯,写诗歌小说,写剧本,搞话剧团,搞摇滚之夜,拍微电影,并且毕业这么多年,大家都还在坚持写,写的还都很好,也没有什么发表的想法,只是写给自己和朋友们看。



最开始,我没想着把这个公众号做大,只是想着当成类似大学社团那样搞一个内部“小杂志”,只不过从纸质读物变成微信阅读。



聚会过后,杨素秋很快就发来了她写的《陕西师大的先生们》,我晚上申请好微信公众号【师大门下3000蜡烛】,把素秋这篇文章推送了出去。



第二天一觉醒来,在公众号最初只有29个校友订阅的情况下,素秋这篇文章的阅读量竟然达到5000多次,转发量达到几百次。而我春节前运营【夜读西安】时,1000来个订阅量,每篇文章的阅读量不过一两千次。

素秋这篇公众号的开篇之作,后来阅读量达到1.3万次,900多个校友转发了两三千次。



只用一个晚上,【师大门下3000蜡烛】的订阅量从29个增加到600多个。

这让我开始认真对待这个校友间的公众号。作为一个转型中的传统媒体人,我分析,微信的确适合熟人传播,而校友关系恰好属于熟人关系,每个人的微信好友里一般都会有几个同学,在这种无限开放的网式社交纽带下,一篇文章只要足够好,很容易形成病毒传播,并且传播速度惊人。



推出素秋这篇文章后,又陆续推出了中文系校友封潇的《为了爱,一脚跨进大西南》,音乐系校友毛萍的《陕师大音乐系的女生往事》,还有朱妮娅和我自己的几篇随笔,每篇的阅读量、转发量都很火爆。



一个月内,有2000多个校友订阅了【师大门下3000蜡烛】这个公众号。如今公众号创办5个多月,已经有7000多个校友订阅。



根据陕师大的官方简介,母校成立70年来,共培养了24万个毕业生。



也就是说,每30多个已毕业校友中,几乎就有一个校友关注了【师大门下3000蜡烛】这个公众号,传播力、影响力惊人。



我辞职后,国内媒体圈一些朋友也在关注我的转型动向,有媒体圈的朋友告诉我:“【师大门下3000蜡烛】,是国内第一个以校友为‘连接’点、进行内容传播的公众号。”



不经意间,我跟几个要好的同学开启了一场“毕业故事”分享盛宴,做成了西安版的“致青春”。



除了推送大量师大已毕业校友的文章,这个公众号还推送了很多陕师大老师的文章,老校长赵世超、新闻传播学院老院长刘路、中文系裴亚莉、新闻传播学院马聪敏和王勇安等老师都分享了美文。



有天晚上,素秋问我,如果咱们这种模式被别人复制怎么办,我想了想说,不会,做一个校友间的公众号比较容易,但复制咱们这样一群人,很难。



陕师大99级应该是很特殊的一级,中文系、美术系、音乐系、舞蹈系、新闻系能写一手好文章的同学很多,师大有写作传统,并且大家扎堆抱团,上学时一起玩社团,毕业后又都能坚持写作,很难复制这样一个群体。



师大毕业校友目前还没有人复制这一模式,但是【师大门下3000蜡烛】创办两个月后,我在华商报的两个老同事,倒是模仿着搞了一个“我的青春在西北政法”、一个“百年西大”。还是媒体从业者对这一传播模式比较敏感。



自媒体探索的困境



毫无疑问,【师大门下3000蜡烛】的定位,符合微信传播特点,属于熟人传播,校友关系是天然的社群关系,黏合度很高。



但是运营一段时间后,问题也开始出现。



很多人认为,推送一期公众号,无非就是编编文章排排版,分分钟就推送出去了,其实哪有那么简单。



每推送一期,从编选文章,到公众号后台上版、配图、推送,得花费半天时间。



如果想要运营好一个公众号,至少需要5个人的全职团队,两人负责策划、编稿、甚至采访;一人负责美工,进行后台排版、配图;一人负责联系技术开发,经常性的推出一些互动游戏,以及类似“寻人”那样的技术服务、联系开发APP等;还有一人,需要负责策划一些校友交流、沟通的活动,比如组织行业分享会、看电影、爬山、野营等等。



但是,只有我一人全职在运营这个公众号。素秋、朱妮娅、梁娟、圈圈、辛皎佼、柏闯、巩亚男等编辑部的成员,都有自己的学习和工作,他们会在业余时间帮帮忙。



公众号的每期推送大多由我一个人操持,很难做到精编精校,也难以腾出手来,针对校友做一些策划性报道,至于线下互动活动,更是没有精力去搞。



在我的设想里,这个公众号应该做到,每期至少推送一个校友关注度高的话题,推送一篇校友分享的经历、故事,但截至目前,经历故事类随笔倒是能够保证,话题策划实在没有精力操作。同时,最好能够开发一个校友互动类的APP,一个网站或者微网站。



然后,就是跟校友作者付稿酬了,理想状态下,校友们发过来的每篇文章最好能够支付几百块钱的稿酬。——目前看来,这一切,只能等到我的艺考培训班做大、挣到钱之后才能操作。



由于公众号推送频繁,经常每周连续推送四五期内容,而每次推送,都需要花费半天时间,这个公众号的运营已经占用了我大量时间。



有朋友建议,能不能减少公众号推送次数,多腾出来一些时间招生,毕竟没有了《华商报》每个月的工资,需要通过办培训班来养家糊口。



有朋友问,你搞的这个公众号能挣钱吗,今后如何产生盈利,如果没有盈利,怎么实现长久运营,每天花费大量时间是否值得。



我说我也不知道【师大门下3000蜡烛】下一步怎么搞,这是我的一个自媒体实验,我想基于这个公众号,探索更多的内容呈现方式,以及各种传播可能性。我在摸索着来,在不断试错。



尽管坚持推送有点累,但我比较清楚的一点是,把这个公众号坚持下去,做成一个校友间的经历故事分享平台、阅读分享平台、生活服务平台、校友互助平台,一定有它的价值和意义。



目前,国内的微信公众号大多处于“培育期”,真正实现盈利的少之又少。只要有价值和意义,就先坚持做下去。



预计下半年,【师大门下】订阅量将突破1万



【师大门下3000蜡烛】在5个月内,订阅量已经达到7000多,预计下半年订阅量将突破1万,在国内区域性的公众号里,已经属于发展势头很快,影响力也已经辐射海内外。【师大门下3000蜡烛】有的文章阅读量可以达到7万多次,转发量可以达到五六千次。这样的传播效果,早就把传统媒体抛在了身后。



在自媒体实验方面,我运营的是校友类社群传播,目前来看势头还不错;我媒体圈的朋友(在全国各地、各媒体的河南籍记者),搞的是新闻界的地域传播,微信公众号【豫记】试水不久,就显示出“野蛮生长”势头,在国内特别在河南影响力巨大。



上海报业集团在新媒体研发方面砸下数亿元重金,投资“澎湃新闻”,同时创建多个微信公众号,形成一个公众号集群,以集团军的方式制造传播影响力。



我的老东家《华商报》,据说也已经开始新媒体转型的探索之路。



一天下午,在师大新校区对面的雕刻时光,我跟中文系的裴亚莉老师聊,我说在阅读方式改变、传播方式变革的时候,一定会出现媒体英雄。



纸媒已经走向末路,而在移动媒体兴起之初,谁最先升起,谁就是朝阳。



作为从业多年的传统媒体人,已经错过一次网络发展的浪潮,不能再错过移动互联网发展的浪潮。好比竹简取代甲骨文、纸张取代竹简、激光印刷取代铅字排版那样,网络阅读和智能手机阅读也终将取代报纸阅读。



纸媒注定倒掉,但媒体人不会倒掉,转型到新媒体是必经之路,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。



在一次次试错、争论中,摸索前行



【师大门下3000蜡烛】有一个松散的编辑部,成员包括我、杨素秋、朱妮娅、圈圈、巩亚男、辛皎佼、柏闯、李飒飒、孙洪伟等,还有两位德高望重的师兄坐镇。



因为大家普遍缺少新媒体运营经验,运营公众号也没有标准答案可言,我们经常在内部发生争论,比如头条内容、第二条内容的选择问题,每周的推送频次问题,选图用图问题,校对问题等等,有时候各执己见,争论通宵也没有结果。——最终,往往以我的固执和大家的一声叹息结束。



当然,我会请大家看场电影、吃个饭、送几个拥抱表情什么的。



没有人知道新媒体该怎么往下走,每一步都是尝试,也很难在短时间内看出对错。国内的自媒体运营全在探索之中,没人能够预知成败,大家只能走一步看一步。



有一次素秋喋喋不休,我这条汉子跟她私聊撒娇都没用,烦死我了。微信她一句“我已经深深爱上了你,你却叨叨叨叨像个总经理”,她那边立刻鸦雀无声。



素秋原本不用微信,自从搞了这个公众号才开始使用微信,结果现在敲字儿比我还快。



我最近准备找音乐系的马婷,把我随口编的这个顺口溜谱上曲子送给她,也送给编辑部的诸位男神女神。



今后,这个公众号一定会出现广告



最近,我推送了几次我办的艺考培训班的广告,甚至标注上【硬广】字样(硬广告),一方面是我离开报社后要挣钱糊口,一方面,我也想尝试一下,看看校友们对广告的接受程度如何。



还好,没有出现“掉粉儿”的情况,订阅量仍在稳步上涨。



这个公众号今后不但会推送我自己的招生广告,也会免费推送校友们的创业项目,我很乐意在这个公众号上跟校友免费做广告,在大家的创业之路上进行赤裸裸的广告支持,欢迎大家发过来广告稿。



也有个别校友在公众号后台留言,发出不同声音,希望不要在这个公众号里推送广告。我跟校友回复,一个自媒体如果想长久运营下去,一定会开启一个合理的盈利模式,至少也要达到收支平衡才行;有了盈利,才能招聘全职编辑更加精心的维护,甚至开发各种跟校友有关的网络产品,给校友提供更多服务。



因此,大家多理解,多支持。



如果哪一天我觉得累了,或者发现更好玩的自媒体运营方式,把这个公众号停了下来,大家也别怪我。



大家应该对编辑部的成员、对几百个校友作者表示感谢才对,感谢大家分享自己的经历故事,共同营造了这么一段怀旧时光,这是一段美妙时光。
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【传媒故事】王歪 : 一个媒体人的自媒体试验